部分鑑識人員職業素養不足,間接造成誤判或冤獄


#1

部分法醫除了鑑識知識不足,有時還會自創不合科學的鑑識方法(蘇建和案)、對於逸出專業的案情妄加推斷(后豐大橋墜橋案),或配合司法官的需求解讀鑑識結果。面對這樣的違失,相關單位目前無法有效究責,也沒有提出杜絕弊端的辦法。

原討論串在此,感謝 @key 參與討論!


審判體系對於專業知識理解或支援系統不足
部分法醫專業素養不足,錯誤的鑑定間接造成冤獄
#2

以前的科學技術和設備,和現在的科學技術和設備的落差,
是不是應該討論進去?而不是拿張飛戰岳飛。

全世界第一次使用DNA鑑識是1986年的英國,那1986年以前審結的性侵案件該歸咎於當時沒有使用DNA鑑識造成誤判冤獄,是鑑識人員的素養不足嗎?

如果職業素養如果是指「對鑑識科學的操作和認知不足」,那應該要處理和檢視的是鑑識人員的遴選和後續的進修、訓練。如果是指「以非科學的方式為鑑識結果」,那麼應該是討論這樣的東西為什麼會被司法採為判決的依據。

假設說「失竊車輛上採到指紋」、「指紋比對和某甲的指紋相符」這樣的結果也只是告訴你某甲有觸碰過這台車,如果因為這樣就形成某甲偷竊這台車的判決,那應該不是歸責於鑑識人員,而是檢察官起訴不認真,或是法官率斷吧?


#3

確實,科學技術和裝備的落差也是很大的一個因素。不過,法醫在法庭上一些違反科學的陳述,或是作出被法官誤解的陳述、甚至證據的遺失,也是鑑識在司法上的問題之一。

而更多的問題,在這些數據如何「被解讀」。關於這點,我們也希望關於「司法誤判造成當事人二度傷害」會討論到類似的問題。也因為冤獄是法官判的,因此鑑識方面被視為「間接」造成冤獄的原因。

感謝您的提醒,這個問題在處理的時候,我們也會一起處理關於過往和現今科技的差異。

感謝您參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