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據取得的公平性


#1

訴訟的時間非常的長,一般的監視器保存期限只有7天,如果告訴人謊報或杜撰地點,檢察官或法院在調查時,告訴人刻意誤導證據調查,等到被告知悉時有利證據已經滅失,將嚴重影響到被告的權利.
我的經驗是,告訴人對我方有不法行為之可能,雙方私下和解,嗣後對方找律師研究後以我方恐嚇取財向檢察官提起告訴,當我方知悉時,我方已經被監視一段時間了,7天後接到起訴書,十幾天後進入準備程序,證據已經滅失,而告訴人擁有的證據不能直接證明我方有罪,但勝在對方有我方沒有,我方因此被定罪.


#2

感謝您的留言!

目前看起來,「有些法院判決與一般大眾的期待有落差」是您不滿法院處理過程的原因之一。請問這個問題是否適當?或是,您認為這個問題不精確,應當更明確指出問題發生的狀況呢?

感謝您對討論做出的貢獻!


#3

我的問題是程序方面對於當事人的保護,在刑事訴訟程序,證據由誰調查?檢察官在證據調查時通常不利被告,而當檢察官調查完,確定起訴到準備程序時被告能取得的證明清白的證據已經很難取得了,在加上法官對於被告有利的證據不積極調查,而當法院在審理時一方有證據(即便很薄弱),也可能會將法官心證導向不利被告,最直白的話就是法官認為被告的證據是作賊心虛不敢提或是湮滅證據.
有些法院判決與一般大眾的期待有落差,不論是法院還是一般大眾都是要從證據來看,只是現在司法機關有些法院在證據的認定上確實與民眾有誤差(習俗文化),舉個例子,對於未接觸法律的民眾知道強制性交罪怎麼處理麻?只能就其嚴重程度舉例在古代跟電影都是要閹掉,然後就被告恐嚇:再來的例子就是和解書的格式,一個未受過專業訓練的人怎麼可能會寫,可能寫完隔天又再被告恐嚇取財(最輕6個月),我觀摩的是雙方寫切結書與借據被法院當恐嚇取材的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