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害人的權益不被司法重視


#1

有些人認為,台灣的司法重視加害人權益的保護,卻不太關心被害人與家屬的處境。

例如小女孩遭到性侵之後,由社工和警察一起詢問案情。但是由於社工和警察的問話技巧等等的問題(例如誘導或是不當的鼓勵),導致小女孩的證詞被質疑遭到大人問話方式的污染,後來小女孩就因此一再被要求出庭接受問話。對小女孩及她的親人都是折磨。

又例如自己的親人遭到殺害,身為被害人遺族才發現自己在法律上不太有地位。如果檢察官認為死者不是他殺而是自殺,作出不起訴或是直接結案,被害人家屬很可能拿不到相關的偵查資料。好不容易檢察官起訴了,才發現法院開庭問被告,自己不見得會被通知;認為有些重要證據要調查,法官或檢察官也不一定會理會,想抗議又不知該如何抗議。

相關報導:【誰來保護被害人家屬】等待傷口癒合時/報導者


司法程序和制度不當,忽視犯罪被害人的權益
#2

我覺得問題除了司法以外,也在於司法改革者.
一般我很少看到司法改革人士去關心被害者的權益的,
就算有關心,也還是選擇性的,比如說只關心那些"有大愛"的家屬…
這種選擇性的關心,在我看來弊害甚大.


#4

最近有個關心的例子,是王薇君與廢死聯盟的一些互動。可以參考這個報導:「一趟峰迴路轉的尋仇之旅」。

但您說的也確實沒錯,這確實比較不常發生。想請問您,是否可以具體提出建議,司法改革人士應該怎麼關心加害者的權益,或者提供哪些協助呢?

感謝您對討論做出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