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告說謊、提出不實證據或證據蒐集不力,導致難以發現真實。


#1

依照目前法律規定及實務見解,對於被告就自己的案件作虛偽陳述、使用偽造變造之證據、與共犯或證人串證、教唆證人虛偽陳述等行為,並沒有罰則,導致司法「發現真實」的功能不彰,司法自然不容易獲得民眾信任。

實務上,警察站在第一線,主要的證據蒐集工作都是由警察執行的,警察也才有足夠的鑑識能量可以進行現場鑑識。有些物證書證具有時效性,例如通聯紀錄、監視器錄影畫面,第一時間就應該予以蒐集、保全。

原始討論在此,感謝 @Frank_Lin 的分享。


被告就自己的案件說謊、偽造湮滅證據、教唆證人偽證,應立法處罰
#2

警察是搜集証据的第一線人員,如果違反法定程序逮捕犯罪嫌疑人,第一,侵犯憲法賦予人民的人身自由權,其警察附加搜索的証据也無証据能力,第二,造成被告說謊,可能是警方刑求所致,警方對被告所做的文書,不得作為証据


#3

台灣詐騙橫行,詐騙犯進出法院次數多,已習慣在法庭上說謊,像我被詐騙,而且我之後還有最少3~4位受害者,但是因為我們幾乎都是一個一個輪流被騙,對方卻是一個團夥,並且沒有第一時間詢問口供,所以都先想好口供了,連對方叫我簽3張上千萬的本票,對方只是在法庭上一句沒有叫我簽這3張,就認定沒有,那要是以後對方將這本票叫別人拿出來用支付命令,我該怎麼辦,最重要的是,詐騙幾乎都是現金提領交付,往往只有提領紀錄,卻無法成為被詐騙證據,但是對方已有多次詐騙前科,且多位受害者一起告,卻還是無法告贏,因為受害者無法提出有力證據,所以往往採用詐騙犯在法庭上所自白當作證據,導致詐騙被判刑機率低,就算成功,刑責低可能也是繳罰金就出來了。
我覺得針對詐騙案件,特別是已經有前科者,詐騙犯在法庭上所說的說詞不能直接採信,除非詐騙犯本身有提出證據,不然往往還要受害者提出證據,頂多提出提領紀錄,就算大家一起告還是告不贏。
台灣已經因為詐騙聞名全球了,偏偏對詐騙案件審理卻要求受害者要提出大量證據,但是也不想想詐騙犯經驗豐富,幾乎都知道如何躲避法律漏洞了,這樣對於受害者,公平嗎?
受害者平常也沒有上法院經驗,在自白口供說詞就很難完美陳述了,而且很多詐騙受害者都被騙到沒錢了,根本很難尋求協助,哪裡是上法院經驗豐富的詐騙犯對手,詐騙犯已經都知道在法院上該如何講才能夠規避責任,有的甚至反咬一口,鬧得受害者家破人亡,妻離子散,難道不嚴重嗎?
台灣一年有多少家庭因為詐騙導致無家可住,背負鉅額欠款,甚至自殺,殺人犯還是直接殺人,一次殺一人,但詐騙往往造成的是整個家庭的問題,說不定全家都被逼上絕路,間接殺人,卻這麼不重視。
現今社會為何人與人之間都沒有信任感,不就是因為詐騙犯橫行,連法官,高知識份子都會被騙了,何況我們這些老百姓。
所以請重視"詐騙",不然就請將詐騙案都送往大陸審理吧。


#4

台灣本身就是詐騙有名的王國,這套司法漏洞百出都是為了被告脫罪容易而設計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