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政管理必須透明化,並建立第三方監督機制


#1

依刑事訴訟法,指揮行刑係檢察官權責,又依監獄行刑法及相關施行細則,檢察官有視察看守所的責任,可考核監獄。實務上檢察官雖然每三月一次至監所考核一次,但大多只是和監所職員接觸談談即止,並沒有實際去了解被告羈押及受刑人執行的真實情況,監所職員怎可能真的告訴檢察官問題呢?沒有和檢察官接觸的機會,被告及受刑人就沒有機會爭取自身權益。

監所在各單位設有收容人申訴意見箱,由政風室派員定時開啟,但申訴評議都由監所內部為之,會造成球員兼裁判之情形,自然傾向於粉飾太平。

收容人之收容環境,也是監所管理員之工作環境,兩者不可分割,監所人數超收、環境衛生不佳、醫療不足,不只對收容人生命健康造成危害,也是對管理人員的健康是一大威脅。

原文討論串在此,感謝 @Ewam_Lin


獄政管理必須透明化,應建立第三方監督機制
#2

其實有點難,受刑人在特別權力關係下;可能要先解決此問題


#3

您要不要多說一點所謂的「特別權力關係」,以及如何解決呢?

感謝您一起分享想法!


#4

多數監獄學都有提及此事,且監獄行刑法第六條即為受刑人不服處分之處理方式;雖然在釋字653號已對羈押中被告得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救濟,以及近期的681、691可看出有傾向終止特別權力關係;然終究未有明確如釋字653號敘明。

刑事訴訟法中也說明檢察官只對刑罰執行項目進行考核(見監獄行刑法第五條);老闆是法務部。

或許會有類似1980年德州監獄Ruiz v.s Estelle的案子?改善台灣監獄現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