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先入為主,違反無罪推定


#1

在我國檢察官起訴是因有一定的證據,事實上由檢察官起訴的定罪率也高,但對於一些以告訴方式來達成自訴效果的人而言,卻是可以增加法官心證的利器.
我家庭所遭遇到的情形即是如此,我方是屬於被告,案件情形是我方是被告,案件內容是原本告訴人對被告可能成立強制性交罪,雙方協議私下和解,嗣後卻向檢察官提告說我方恐嚇取財,告訴人事前已經委任律師,並積極取證(無直接證據),然後向檢察官提出告訴,嗣後到法院時法官第一句話就問我方知不知道告訴人的背景?後審理過程皆採納告訴人的言詞作為證據,直接就認定我方犯罪.


#2

感謝您的留言!

看起來,有個問題跟您的討論類似:「有些法院判決與一般大眾的期待有落差」。畢竟,在您的案件中,最後的判決無法讓你心服口服。

請問這個問題您認為合適嗎?還是您認為這樣無法確切描述您看到的問題?

感謝您一起參與討論,謝謝!


#3

這部份我的想法是在程序方面就開始討論,因為這問題是從程序開始就有的,也是法律學界一直討論的話題,法官不能做到無罪推定,不敢判無罪,認為檢察官起訴的定罪率高達9成,這等同將其責任推給檢察官,刑事訴訟法第163條第2項,法官對有利案件證據(維持公平)應依職權調查,但現在的法官有主動為被告有利的證據調查過嗎?
我的案件中我確實完全不服,在一般刑事案件中會主張無罪的是少數,法院應更加仔細的審理,不然直接認罪換緩刑不就好了,我不服的原因是因為我看判決書,都是以告訴人的話為基礎,被告說的話都不採信,至少我在判決書上找到2個明顯的錯誤.
所以我認為法官如果一開始就能以無罪推定的心態來審理,就能減少錯判的可能,直白一點就法官可能會認為,被告到法院就是有罪,不然告訴人不會吃飽太閒跑來告(告訴人之後肯定會附帶民事賠償).
要法官一開始作無罪推定很難,但至少對於主張無罪的案件不能把他當作主張緩刑或減輕的案件去做處理.
如果沒經歷過這種事,真的很難理解被告的無助,尤其是刑事訴訟一定要請律師,而律師又可能跟其他主題討論的一樣,被告只能自己煎熬.


#4

從程序方面來說,「司法程序不嚴謹,侵害當事人權益」或許可以涵蓋您提到的程序問題、無罪推定(包含另一個討論串中的證據收集)。不知道這樣是否ok呢?

若您願意,可以把您的文字複製過去,擴充該主題的討論,也幫助後續的討論。

感謝您對討論做出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