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不應該由教科椅轉移到法管席


#1

台灣法官沒有社會經驗,建議法官由業界如醫師警察建築師等等專業有社會經驗的人,在社會上工作一段時間後才可以考司法官特考。因為有當過醫師的人知道涉訟的醫療案件的專業內容,這樣法官的判斷也比較容易公正,也比較不會偏離社會價值觀念。


#2

感謝 @LuLu_Chen 的留言!

目前我們已經有一個問題應該涵蓋了您描述的狀況:「法學教育培養出只會考試的法律人」 。

若您願意,我可以將您的留言複製到該討論底下,請問您是否願意呢?

感謝您對討論做出的貢獻!


#3

如果我是優秀的醫師、建築師,不一定會想要放下醫師、建築師的高薪工作,辛苦的去考司法考試當法官或檢察官。
縱使由醫師擔任檢察官、法官,遇到不同專業的案件,依舊可能會有專業度不足的狀況。


#4

願不願意是一回事,需要專業度是另一回事…
或許可以根據供需給予不同的薪酬,方法總是有的…
但是專業度不足卻會使得整個制度面臨失去功效/信任的風險…孰輕孰重?


#5

感謝 @Frank_Lin@11118 參與討論。不過,目前已經有相應的討論串:法學教育培養出只會考試的法律人 。各位要不要一起移駕過去討論呢?若願意,我將把留言複製過去喔!

感謝各位對討論做出的貢獻!


#6

這不是法學教育的問題,而是遇到專業案件,如何提供專業知識協助司法人員的問題。
法學教育本來就是教法律,不可能去教醫學或會計學。提供諮詢人員、鑑定人員給司法人員諮詢、鑑定,才是真正有幫助的議題。
簡單的比喻:你想喝牛奶,是自己養一頭牛?還是向專門養牛的人購買牛奶?


#7

國外似乎有類似的作法,讓法律系成為學士後,這樣法律人就能擁有不一樣的專長。

請問您怎麼看這樣的制度呢?


#8

國外的作法不見得就是最好的,司法改革不應該照抄。
以美國為例,是學士後唸法律研究所,但美國律師的專業水準就有很高嗎?美國律師法學程度參差不齊,連美國電影都多有諷刺。
每個人的專業都有限,有醫學背景的學士唸完法律研究所以後,除非只承辦醫療糾紛的案件,否則對於其他專業如建築、會計、資訊等,依舊無專業可言。
更何況,當他從事律師、司法官等法律職業後,對於最新的醫療技術或知識,會主動去瞭解研究嗎?也是個大問號。如果被告是使用最新的醫療技術而涉嫌犯罪,這位律師或司法官就能全盤瞭解?會不會因為以前舊有的醫學知識,導致對醫學新觀念有所排斥,反而產生專業盲點呢?
唸過醫學院跟實際擔任臨床醫師的經驗不同。沒有臨床經驗的人擔任司法人員,會不會在臨床處置上,其實也毫無專業可言?
再以商業犯罪為例,能夠利用商業漏洞犯罪獲取暴利的犯嫌,手法一定相當巧妙,非實際在市場上有多年操作經驗者,不一定能夠瞭解。如果司法人員雖然是商學院畢業,甚至在商業市場工作了3、4年,就能夠洞悉這種精巧的犯罪手法嗎?就具有足夠的專業嗎?
以上舉例情形,如果有最新醫學研究人員、臨床經驗豐富的醫師、市場老手等,擔任司法人員的諮詢人員或鑑定人員,不是對於司法人員在獲取相關資訊上更有幫助嗎?
所以,我說:想喝牛奶,不要自己去養一頭牛,應該尋求專業的養牛人員,跟他們買牛奶喝。


#9

您的留言很不錯,是否允許我轉貼至法學教育培養出只會考試的法律人討論串,擴充該討論串的討論呢?

感謝您對討論做出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