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學教育培養出只會考試的法律人


#1

台灣目前的法律系學生絕大多數以通過國家考試為主要目標,而法學教育也是對應著國考的科目來發展。法學教育難以培養出對司法有自己想法,並且願意為在司法中受苦的人們努力的法律人。


#2

所以法官應該要有社會歷練和法庭實務經驗, 認同這裡提到【司法官考試應考資格】應增列【律師證書】及【5年工作經驗】


法官養成 社會歷練不足 常識、觀念與社會有差距
法官養成有問題
法官不應該由教科椅轉移到法管席
法官不應該由教科椅轉移到法管席
法官不應該由教科椅轉移到法管席
#3

我不贊同這樣的意見。

司法官要有社會歷練,關於這點我是贊同,但是司法官考試應考資格所增列的【律師執照+三年專職法律實務工作經驗】,個人表示極度不贊同,因為既然要求司法官來源要廣納人才,那又何必先侷限需有三年專職法律工作經驗,難道我不能當三年服務業或是當三年水電之後,因為對法律有興趣而報考司法官考試嗎?

先要求【有三年專職『法律實務』工作經驗】,這就代表司法官的來源還是從象牙塔裡面去找人,我個人比較贊成【幾年工作經驗(不限職別行業)皆可報考】,如此才可以廣納人才,做到司法官能體諒人民所感,因為他們跟我們一樣的出身,更加能夠了解基層人民的想法。


審判體系對於專業知識理解或支援系統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