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察官與法官有不適任.應有適當的淘汰機制


#1

使用司法制度去為自己尋求幫助是一種好事
但如果呈現被告在偵查庭上都承認有犯罪事實時
檢察官卻使用模糊的方式來進行論述
好變成不起訴節訴案件
之後再議程上
高檢署的駁回內容卻無回應再議內容所寫的疑點與地方檢察官所包庇的事實
整份駁回內容幾乎是把原不起訴起分書給複製貼上給予
在尋求眾多律師的解答後
眾多律師給予的會應就是
擺明要吃你
硬要你做交付聲請
但並不是所有人民都辦法臨時生出錢來做交付動作
且台灣交付成功率極低
這種司法的黑暗與這些不適任檢察官是否該有合理淘汰管理機制?
我們信任司法
但司法卻一直在讓人民失望
不是考試考上就高枕無憂
不做事情把所有案件都不起訴結案但檢察官薪水照領
是否該有一個機關來對這些有問題的司法人員進行淘汰

法律政府都是因人民的信任才存在
如果要變成人民不在信任之時
這法律法條都將只是一串文字
政府與關官員不過只是自己為自己冠上的稱號而已
合格的國家政府是應該文明
如果要讓百姓被壓迫到選擇不在信任司法政府之時
人民討回自己應有的權益只有暴力
我很希望不要看到這種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