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法院判決與一般大眾的期待有落差


#1

法院代表國家,獨立行使審判權力,可是在有些案件,法院的判決經常讓一般大眾懷疑,法官與社會脫節,或者根本刻意包庇有權有勢的人。


有些判決說明其不判死刑的理由過於草率
有些法律不正當,也有些最高法院判例決議與社會脫節
#2

希望「法院判決與一般大眾的期待有落差」修改成「『有些』法院判決與一般大眾的期待有落差」。


法官先入為主,違反無罪推定
證據取得的公平性
#3

已經修改標題並加上「有些」囉,感謝您的建議!


#4

例如,有的寫因被告有當庭表示歉意即有悔悟的廉價理由,有的寫被告以前成績好的無關理由,還有的寫被告殺人的方式不是最兇殘的,叫人情何以堪。盡量不判死刑是沒錯,但理由措詞不當,司法就成笑柄。


引進陪審團制度
#5

連正當防衛都要確保歹徒不死,卻無法確保無辜民眾不被歹徒害死,千鈞一髮之際,誰能那麼神?


#6

感謝您的留言。

不過,您提到的正當防衛案例,是否可多說一點,或具體指出是什麼案例?這樣比較能具體討論問題喔!


最重要的司法中立都沒有了!
#7

#8

感謝您分享連結。

我轉貼一下新聞內容:

台北市男子何柏翰前年10月25日晚間與孕妻外出返家,驚見竊賊張俊卿躲在廁所,何男為保護孕妻,緊扣張的頸部將他壓制在地,卻不慎將張勒斃,遭士林地院認定防衛過當判有罪,還被死者家屬求償300萬。何柏翰今受訪被問到會不會覺得司法怪怪的,他說:「我今天去闖了空門,然後你打死我,你就要賠我錢,你不覺得蠻奇怪的嗎?」還說當時有孕在身的妻子,事發後一度都要開燈確認家中沒有外人,才能安心休息,還因此事早產。(顏凡裴/台北報導)

不過,蘋果的另一篇新聞其實寫的更細一點:

台北市男子何柏翰前年10月25日晚間與孕妻返家,驚見竊賊張俊卿躲在廁所,何男為保護孕妻與張男發生激烈扭打,受過柔道訓練的何男緊扣張的頸部將他壓制在地,不料警方獲報趕到現場時,張男已臉色發黑、陷入昏迷,送醫宣告不治,結果這名護妻勇夫遭士林地院認定防衛過當,昨依過失致死罪判刑3個月,得易科罰金9萬元,緩刑2年。

判決指出,警方到達現場後,張男臉戴口罩,臉色發黑,身體呈現癱軟狀態,但還有呼吸,何男向警員稱,「快一點,有沒有手銬?」「你先把他銬起來,我再鬆手,他快被勒死了」、「救護車要趕快一點,他可能被勒斃了!」但救護人員抵達時,就已測量不到張男的呼吸及脈搏。

何男到案時辯稱,當時與妻子外出返家後,他想上廁所,卻從廁所門縫瞧見裡面有人,他一推開門,躲在廁所的張男立刻揮拳攻擊,而懷孕的妻子就在旁邊,他擔心竊賊衝出廁所會對妻子不利,才會出手壓制他,他看被害人臉色蒼白時,有稍微鬆手,警察不到10分鐘就抵達現場,在這段期間竊賊都還有在動,警察一來他就放手了,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何男強調,當時情況十分緊急,自己是正當防衛,張男當時戴著口罩,本來就會造成呼吸稀薄。

士林地院認為,何男當時突然遭遇躲藏家中的竊賊,身材精壯的竊賊還揮拳攻擊,在不知道竊賊是否攜有凶器情況下,一旦脫逃極可能對何男孕妻造成威脅,因此認為何男與竊賊扭打,並以左手推壓張男左臉,再以右手反向緊拉其衣領的行為,是必要的防衛手段。

但法官勘驗警方密錄器影片,發現警方到場時,張男臉色發黑、全身癱軟,何男也向警方直言「他快被勒斃了!」推斷張男早已無反抗能力,並非如何男所述,張男持續揮拳掙扎。法官認為,何男自己都曾供述壓制過程中,戴著口罩的張男曾出現臉色發白、手發抖的情形,但卻未及時停止強壓行為,最後致使張男死亡,判其防衛過當,需服3個月有期徒刑,得易科罰金9萬元,緩刑2年。

另外,何男雖願意向張男家屬致歉,但仍堅持自己是正當防衛,拒絕和解,張男父母不甘兒子遭何男勒死,提出附帶民事訴訟,向何男求償300多萬元,目前仍由士林地院民事法庭審理中。(顏凡裴/台北報導)

從後續報導可以看到,在判決中,法官其實切割了屋主的行為。在第一時間與竊賊扭打的過程,屋主是正當防衛。但是在竊賊失去反擊能力後(何男自己都曾供述壓制過程中,戴著口罩的張男曾出現臉色發白、手發抖的情形,但卻未及時停止強壓行為這段),屋主的行為才算是防衛過當。

而法官的判決是「3個月有期徒刑,得易科罰金9萬元,緩刑2年」,其實就是不用坐牢,只要兩年內沒有重大違法,連前科都沒有。這樣看起來,法官雖然判有罪,但給他非常寬容的處置。

這樣看起來,您原先看的新聞由於太簡要,可能讓您產生了誤會。這其實也跟台灣的司法制度有些關係。歡迎參考媒體並未確實查證,做出錯誤報導,傷害司法與當事人,以及司法單位應加強與人民溝通,增進透明度兩個問題。


#9

殺老闆、性侵老闆娘 不判死真相曝光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466464868.A.47D.html

桃園地方法院認為:
被告實有與社會永久隔絕之必要,爰依法處以死刑,並宣告褫奪公權終身,以昭炯戒。
但是,高等法院認為:
雖堪認被告之犯行確值嚴重非難,但尚難認已達於不得不處以極刑(死刑),以剝奪被告生命之方式彰顯罪刑均衡之程度;另被告之前科、犯罪紀錄、生活狀況等亦足認被告素行及生活狀況均屬正常,無從認其有暴力犯罪之傾向或習慣。

參考資源:http://fyjud.lawbank.com.tw/index.aspx


#10

您好,感謝您參與討論。

看起來您對這個判決感到非常的失望,可否請您多說明一下您失望的原因呢?

感謝您對討論做出的貢獻!


#11

因為最高法院大玩文字遊戲,將 強盜殺人跟強姦殺人分開來判定,其實我不是法律人所以不太會描述媒合罪的問題,但是我是看得懂的。
大意就是 不可以將兩個重罪合併成一個超重罪,所以不該判死刑。
我覺得這是我們國家法律的缺失,確實 有預謀的強盜殺人跟沒有預謀的強姦罪是不一定要判死刑的
例如:本來是想偷東西,但是被發現於是殺人,又剛好有帶武器,所以就成了強盜殺人,這種情境我能理解或許兇手只是一時耳熱所以被眼前的狀況所迷惑(例如附近剛好有武器),個人認為這種犯人是有教化的可能性的。
強姦罪也是同理,精子衝腦的時候,雖然這行為不值得原諒,但也是存在教化的可能。

回到本案件,請問 一位兇手先是預謀殺人(有預先帶兇器,發現對方沒死就連刺致死),之後未離開(若有教化可能此時該離開了),甚至還強姦他人(若有教化可能應該會拿錢了事)
我很難相信如此兇殘的人竟然會被形容為:
雖堪認被告之犯行確值嚴重非難,但尚難認已達於不得不處以極刑(死刑),以剝奪被告生命之方式彰顯罪刑均衡之程度;另被告之前科、犯罪紀錄、生活狀況等亦足認被告素行及生活狀況均屬正常,無從認其有暴力犯罪之傾向或習慣。

然後~其實我覺得廢不廢死不是重點,無期徒刑的效用才是,以本例來說,其實真的有人會在意是否要剝奪兇手生命伸張正義嗎? 我個人是否的,可是為何我希望兇手死? 因為台灣的無期徒刑一點都不無期,10年後(假釋)又是一條好漢,當年虧欠我的,我一定百倍奉還,這些年沒爽到的,我要加倍爽回來。你敢放這些人出來嗎? 不好意思,我們的國家就是敢,因為監獄客滿了啦! 台灣的法律真的是從頭到腳都到了非改革不可的地步,第一步應該要先從把法律變成這樣的老屁股開始砍,道理很簡單,方法跟手段就不容易了,畢竟那些人都養尊處優很久了,位高權重…想到就令人難過。


#12

感謝您一起參與討論!

不過這邊稍微先跟您說明一下,我稍微看過該案的判決,發現有幾個地方您可能有點誤解。

第一個,嫌犯只有強姦,因為對象沒有被殺害,所以沒有強姦殺人,這邊您可能下筆快了點(事實上判決有提到,受害人說可以對她做任何事,只要不要繼續殺人就好,但基於當時有脅迫狀況,一樣當成強姦)。第二個部分,因為兩個犯行是在不同的狀況下犯下,所以自然也無法被結合。這點判決書中有特別說明。

至於後面該當事人是否有教化可能,判決書中只有「至本院雖不能否定被告尚有教化更生之可能性」一句,且原因是被告之前沒有暴力犯行、表現良好,而不是因為犯案的狀況與細節。至於沒有判死刑,他有提到是「基於罪刑均衡及一般預防之觀點」的原因。我猜可能是因為,如果這個案子,嫌犯都留幾個在場的人一命,只殺一個人還被判死刑,那麼未來如果發生類似的犯行,反正都死刑了,乾脆剩下人都殺一殺,還比較能好好收拾現場,逃掉以後更不好抓。這是我猜測法官的想法,在此就給你參考。

接下來,在你後面的這一整段:

其實我覺得廢不廢死不是重點,無期徒刑的效用才是,以本例來說,其實真的有人會在意是否要剝奪兇手生命伸張正義嗎? 我個人是否的,可是為何我希望兇手死? 因為台灣的無期徒刑一點都不無期,10年後(假釋)又是一條好漢,當年虧欠我的,我一定百倍奉還,這些年沒爽到的,我要加倍爽回來。你敢放這些人出來嗎? 不好意思,我們的國家就是敢,因為監獄客滿了啦! 台灣的法律真的是從頭到腳都到了非改革不可的地步,第一步應該要先從把法律變成這樣的老屁股開始砍,道理很簡單,方法跟手段就不容易了,畢竟那些人都養尊處優很久了,位高權重…想到就令人難過。

這邊有一個小小的誤解,目前無期徒刑要到可以提出假釋,需要25年,這邊我附上刑法第77條給您參考:

受徒刑之執行而有悛悔實據者,無期徒刑逾二十五年,有期徒刑逾二分之一、累犯逾三分之二,由監獄報請法務部,得許假釋出獄。

我想,你這邊提到的觀點,其實是擔心受刑人被監獄關完以後,出獄後不知反省,還去找人復仇。其實,這就是對台灣獄政制度的不信任。其實,許多人認為監獄只是犯罪研究所,出來以後只會犯更大條的罪,這是獄政制度的問題。好的監獄,就應該降低這些受刑人未來的再犯率,讓他們回歸社會,而不是還想著要復仇,這點我相信您不會否定。您還特別提到「監獄客滿」的問題,這其實也是監獄或刑事政策出問題的一個癥狀。

關於獄政的問題,目前我們有一題「受刑人出獄後謀生困難,再犯率高」正在作分析,很快就會有一份報告出來,屆時歡迎參考!關於法律的問題,我們未來在許多分析會提到,也歡迎您持續關注喔!

謝謝您對討論做出的貢獻!


#13

1.你提的「反正都是死刑所以多殺一點」這論點我無法表示贊同,因為我的論點一開始就不是圍繞在「殺一人救需賠一命」上,如我先前所述也有提出個人認為雖然殺人但不該判死的情境。
但很明顯不適用在這案件上,本案件的情境是預謀強盜殺人,而非失手之類的情境,一擊未果還又補了很多刀(本就要他死),此時我已覺得沒有教化可能,若假設有教化可能繼續發展,那應該是要脅交出財貨就離開才對。但他沒有,願意做任何事有包括交出財貨吧? 但是他選了什麼? 可見他根本不把正在做的事情當做是件不好、應趕快結束的事情。這樣的人你跟我說有教化可能?
法律人很重視字面的意思,我尊重這是有必要的,但也認為這是有改善空間的。以此例來說,被分成強盜殺人跟強姦,個別看都不一定要判死,我能理解立法者的心思,也有舉出假設的情境。但在本案中,這樣分開看是有瑕疵的,法官會說「他在可以殺光大家的情況下選擇不殺,是有教化可能。」,那我是否也可以說「他在已可取得財物時,還選擇多強姦一人,泯滅人性,無教化可能呢?」我不認為用量化的方式量刑(殺一人抵一命)會是好主意,也不認為法官心證是不好的,但是當今天出現與社會見解差異如此之大的判決,請問是該檢討法官還是檢討讓法官能操做出如此判決的法律? 個人認為是都要,特別有些法官佛在心中,想法與老百姓差異甚巨,真應該規定他們只准住貧民區,相信他們就會了解自己的判決是多麼的重要了。

2.另外,殺的人越多,需要花費越多時間,蒐證是否提升難度是要看情境,沒有絕對。
若你的論點成立,那應該會成為殺人界的SOP,被抓的殺人犯都笨蛋,沒有記得殺乾淨,所以才會被抓?
又或者是他知道之後還有其他任務,所以這次先精準刺殺,進去住監獄靜候下個任務?
可見此論點的正確性有待商確,已本例來說就算他人都殺了,還是會被抓到,不然是活口告訴警方他要往樹林逃的?
當然不是嚕,是因為有監視器,跟有沒有留活口沒關係。

3.無論是10年或是25年後,我都不希望這種人出現在我的生活中,假若是失手之類的我還能接受,這種有預謀的類型真希望能關一輩子,因為這種智慧犯真的很可怕,還是留在監獄做些他能做的事情就好,別放出來害人呀!
至於信任監獄與否的問題,等改變了再說吧~ 希望真的能變更好嚕。


#14

謝謝您的回應!

關於1和2的部份,我想這些都是您的看法,我會給予尊重。事實上,這一邊很多時候都是法官作出的裁量,我個人會傾向多多思考「法官是不是有嚴重邏輯的謬誤」。這個案子我個人覺得還算可以理解法官對事實的想法。這個案子中,一審的法官就是因為您說的「行為殘忍」而判了死刑,您也可以參考一下判決。但在別的案子中,法官說「證據遺失,所以不能由受害者承擔這個責任」,然後就「勇敢判了證據不足的嫌犯死刑」(邱和順案)這種理由我就不能接受了(笑)。這是我思考的方式,給您參考。

關於3的部份,很感謝您也願意一起思考監獄的問題。我們分析報告即將出來,屆時歡迎您一起參考!


#15

以本案來說,我不認為法官有邏輯錯誤。但是我對能讓法官操作出這樣判決的法律感到難過,也對選擇做出如此判決的法官感到不解。這不是能力的問題,而是取捨的問題。在法律的角度法官是有選擇的,只是他選擇了與我個人期待相左的選擇罷了。
當今天照著規則走卻出現不合民眾期待的結果,該修正的是規則、裁判還是民眾? 這我不知道,因為我也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民眾中的多數,但可以肯定的是…需要改變。


#17

但在問題之下
應該先去認定所謂防衛過當的條件
例如想要要求受害者觀察周圍是否可逃脫
如可逃脫的防衛就可能被認定防衛過當
例如在生命或是家人可挊受到危害的狀況之下
要求受害者去對加害者的防衛要有拿捏

以上這些在是發下跟沒沒人有辦法去做思考
突發的狀況早已讓受害者恐慌

好比大家練武術運動
但卻遇上突發狀況
防衛時不小心出手過重導致對方重傷或死亡等
卻被認定因練過武術所以在心理層面等應有一定水準

但哪個武術選手在比賽部是精神緊繃的比賽
哪個選手不是一氣呵成的去比賽?
這些要求對受害者根本完全不公

好比我練柔道等武術
遇上一個帶刀的
我過肩摔 結果對方頭著地變植物人等狀況
我就應該因練過武術且比賽多次等理由該去注意這問題?
嚇都嚇死誰有辦法去做思考?

且在備受生命威脅之下步是你死就他死
你下手輕到最後死的就可能會是自己
到底要下手到多輕等問題才是合理?

甚至有過在警於與些警察聊天
他們告訴我的正當防衛是
自己在快受到攻擊裝況下反擊才可算正當防衛
但過不過盪還其次
例如對方拿刀快砍到你的0.01秒當下你反擊才算
請問這合理?
為何正當防衛的定義永遠沒有一定的解釋?


#18

感謝您參與討論,您的確指出關於防衛過當的認定有問題,請問是否可以提出具體的案例,以方便大家一起參與討論呢?謝謝!


#20

臨時要直接去找到案例比較困難


直接附上新聞"但還不知道實際判決如何"
在一個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60518/863637/
三審我沒去注意 但一審就是有罪
請問要如何正要求一個受害者在突發狀況去保護加害者?
如同我所講武術比賽都可能發生傷害
更何況是突發狀況
有些事情是該去用現實思考而非理論
要理性判斷是好事但要人做到實際上不太可能
更不用說去要求受害者要做到
如同我說的光是正常武術比賽受傷都可能
更何況如果是突發

但我也想請問何謂正當防衛
何謂防衛過當

到底突發狀況要一般人如何去做到保護加害者?
再來我想問警局內給予的知識對方拿刀快砍到你的0.01秒當下你反擊才算正當防衛
我想為到底實際的正當防衛定義是何者?
如果這種定義都有分歧是否該有個明確規定

我只能講有太多有趣的點存在
法感各有不同
但是否該有個準則在
是否該有個共識再?
也許123審都是有罪
但會個法官來法感不同123審甚至可能無罪
到底公平正義的準則是個人法感還是有個準則在?


#21

感謝您具體提出案例!

前面的案例,其實還要看法官怎麼判,這邊只看到不同律師提出的說法。

而後面的小偷遭反擊致死案例其實我有稍微研究一下,可以提出一點看法給您參考。可以先參考這則新聞。

這件事情一開始有竊賊闖入,當事人反擊之後,把竊賊逼到角落,並以勒喉的方式讓對方失去反擊能力。不過,對方失去反擊能力以後,當事人並未住手,仍持續壓制。警察到場時還說「救護車快一點,他可能被勒斃了!」,證明他應該是知道對方有生命危險,但並未住手。

法官在下判決的時候,其實已經細緻的分開這兩部分。在前面扭打的部份,法官認定是正當防衛,所以無罪;但在後續他已經失去反擊能力,且知道對方可能有性命危險,還持續壓制到他失去性命,這點也算正當防衛嗎?我想大家想法不一樣,但這邊確實有爭議。

法官對後面這個行為的判決是判刑三個月,但考量正當防衛,因此緩刑兩年。這什麼意思?有緩刑,代表這兩年內如果你不再犯罪,你的前科就會消失;而如果你再犯罪,才要進去關三個月。

因此,法官的判案是告訴他,你這樣做不對!但我知道你是正當防衛,所以給你緩刑,以後不要再犯,連前科也沒有。

不過,也是因為刑事上有罪,因此仍需要賠償當事人家屬。當事人家屬是要求賠償300萬,但考量這個案子的案情,相信法官判出來的數字應該會低於300萬許多。

我不清楚您怎麼看這樣的案例,但至少您提到的緊急狀況(對方拿刀快砍到你)的防衛行為,在該判決中是無罪的喔!


#22

我這樣說好了
這件事情一開始有竊賊闖入,當事人反擊之後,把竊賊逼到角落,並以勒喉的方式讓對方失去反擊能力。不過,對方失去反擊能力以後,當事人並未住手,仍持續壓制。警察到場時還說「救護車快一點,他可能被勒斃了!」,證明他應該是知道對方有生命危險,但並未住手。
當一個人生命受到威脅時
在某些程度上會失去理智與判斷力
你先把他銬起來,我再鬆手,他快被勒死了
這者這位先生她既受到生命威脅請問如果無法保證加害者能無完全抵抗能力
我為何需要放手?
如我放手下一秒她進行反擊我又該如何
在所有事情有機率讓我受到危險為前提下
先要求先對加害者進行限制有何錯誤?

法官認為,何男自己都曾供述壓制過程中,戴著口罩的張男曾出現臉色發白、手發抖的情形,但卻未及時停止強壓行為,最後致使張男死亡,判其防衛過當

加害者臉色發白手發斗等情況不代表放手後對方沒有機會進行反擊
這完全是一種一個不懂法的人無法只講出比較有利的事情而已或是針對事情加以描述去做一個合理的解釋
為何會有緘默權等權利
不就是怕你自己講錯話.或是被誘導式問答而講出對自己不力的證詞不是?
事實的描述會根據表達方式不同而有不同的結論
但不代表那認定就是如此

我個人可以用我比賽的經驗說明
在過去我比賽有過勒頸
對手已經投降且裁判已經喊暫停
但我卻無意識繼續我的勒頸動作
直到我下場我還一頭霧水
但我也確實隱約記得對手是不會動的

再來緩刑確實是種機制
但我請問為何受害者需要受到這種限制?“並非講授到犯罪限制”
在生命受到威脅時做出的反擊動作為何到最後則是要賠償加害者再來受到緩刑限制
還有我比較好奇執法人員其實根本對正當防衛的定義都不一樣
這點是否該有個準則在
重點在執法人員有些對定義上有太多解釋甚至分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