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司拖太久,打官司也要花很多錢


#1

台灣的訴訟程序不只漫長,有時候還很花錢。一個審級打個一、二年是常態,三審打下來可能就六年了。為了要打贏官司,一些民眾咬著牙請律師,一般一個審級包下來數萬元左右,但想要請比較有名的律師,一個審級打下來數十萬、上百萬元都有可能。為了出庭而請假影響工作、如果被羈押更是連工作可能都丟了;而為了打贏官司又要努力攢錢,不是自己要想辦法,就是連家人也要拖下水。這一切對當事人都是沉重的負荷。


#3

意見:

  1. 訴訟費及裁判費負擔:

    一二審法院如何主張強制委任律師,訴訟原告未審就得付出裁判費及委任律師費,若無相當經濟效益,直接也間接抑止當事人權益主張意願。前提是律師沒有把案件搞開花,訴訟不保證能回本。

  2. 強制委任律師的可能性:

    目前台灣受薪階級基本薪資水準不到三萬,而一個訴訟案件委任律師就要五六萬起跳,會聽見律師嫌少,當事人覺得多。

  3. 當事人辯護,不理解法律用語及司法流程

    院檢會遇到很多自己寫書狀,自己上法院的當事人,無法用法律人的邏輯及法律專業用語溝通,導致審理不爽、不良結果的可能性(誤判再上訴)?

    一堆律師抱怨沒有案件,律師彼此競業抓案件。

  4. 訴訟結果:

    當事人浪費一堆時間金錢得到公平正義?

  5. 小結:

    台灣法院普遍保守的判決賠償結果與高額委任律師費用,對一般受薪民眾(當事人)並不友善。


司法程序造成當事人的困擾
#4

@YiChien 您的意見確實有所見地 但能否再請您將最後的小結,再具體化一下呢?

例如,您在前面提到,委任一個律師處理一個案件,就要5、6萬元起跳,對受薪階層不公平。

那麼,以您的想法,怎樣金額的律師委任費用,才是一個律師受理委任所應收領的合理報酬?

再者,您認為,法院判決賠償的結果過於保守,是指哪部分保守?證據能力的認定?還是自由心證的使用?還是金額判得過高還是過低?

您的意見很有價值,若可以說明您的想像,一定可以讓討論更聚焦。感謝您對討論做出的貢獻!


#5

這是一個正在進行中的民事上訴案過程:

日期 主體 書狀、開庭
──── ────── ───────────────
2015/06/14 上訴人 民事上訴狀
… … …
2015/08/03 法院 通知書:08/20 開庭通知
2015/08/12 上訴人 上訴補充理由狀
… … …
2015/08/20 法院 ◎準備程序庭
… … …
2015/10/15 法院 ◎準備程序庭
… … …
2015/12/10 法院 ◎準備程序庭
… … …
2016/01/14 法院 ◎準備程序庭
2016/01/14 被上訴人 答辯二狀
2016/02/04 上訴人 陳報三狀
2016/03/11 被上訴人 言詞辯論意旨狀
2016/03/15 上訴人 爭點整理狀
2016/03/18 法院 ◎準備程序庭
2016/04/18 上訴人 陳報四狀
2016/04/27 上訴人 言詞辯論意旨狀
2016/05/04 法院 ◎言詞辯論庭

問題:

3/18 法官宣示準備程序終結。5/4 由審判長開言詞辯論庭。
4/18 上訴人陳報新事證。
4/27 上訴人訴狀綜合評述對造過去所提證據證詞矛盾之處,無新事證。
5/04 法院審判長宣示尚有新事證須調查,7/7 回到準備程序庭。

請問審判長和法官為何不能提前通知改期開庭?
每次開庭上訴人從台北開五個多小時汽車到高雄。5/4 開庭五分鐘結束,上訴人再開五個多小時汽車回台北……


#6

感謝您的意見。

確實,官司中還可能發生長途舟車勞頓的狀況,除了花錢,也成為當事人極大的困擾。

感謝您舉出例子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