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並未確實查證,做出錯誤報導,傷害司法與當事人。


#1

大眾傳播媒體為非當事人得悉案情的管道,但許多記者朋友並不具法律專業背景,亦未詢問律師或承辦院、檢,其報導往往失去衡平或引人錯誤等,值得檢討。司法行政部門有無適時澄清誤會,也應檢討。

原問題討論串於此


有媒體對司法傳聞未經合理查證即為不實報導
制裁 媒體亂源
#2

部分媒體在報導時不查證,就下標題只為了吸引目光
將受害者、見義勇為的舉證者…等等資料隨意公佈 導致相關人士報復

而她/他們除了打官司以外沒有別的方法

然 受害者…通常是弱勢…連吃飯的錢都沒有…怎麼樣為自已討公道?
最後…通常只能咬著牙…說服自已…算了…所有事情都會過去的

從此 週而復始的 循環

既然 媒體重視營利,那麼罰款應該可以讓他們長出良心。

例如:
未舉證(民眾/受害人 可提供相關證據佐證 報導不實)專_由各區民事裁決所+當地里民(隨機選出有一定社會經驗) 判定 是否開罰。


#3

體諒一篇報導製作的艱辛,資料是否百分百正確姑且不論
但背後更艱困的是操控媒體的上司、財團、政治人物,依其所期許的報導他們想要的事實
最艱困的,是普遍不願去查證的人民,也就是我們
我覺得作出錯誤報導並非最可怕,而是普遍大眾因過去自身經驗影響而對於消息無法百分百客觀判斷這件事情,是傷害司法與當事人最恐怖的核心

這有賴我們自主地將焦點從自我中心轉移到身邊的人身上
建議從家庭起始,從社區開始動員組織,成立多個家庭小組(同性小組亦可),以社區的方式推動"探訪關懷、社區教育、資源整合"三大方向作為目標,逐步實踐(資金、聯絡部分可由社區內討論如何統籌)並推行司法教育,拉近司法與人民的距離,自然我們就比較不易用主觀的判斷傷害政府、社會和身邊的人,也能更理解司法和當事人,還有媒體背後需要排解的問題

簡單作個小結:過去我們教育一直強調著孩童制式化教育,擠壓了孩子成長的空間和思想的洞見,或許身為成人的我們應該先自己調整,在自己主動學習且能客觀看待身邊的人時,身邊的環境也將能更好,這不是無法實踐的理想,而是能一步一腳印開拓的現實


媒體與司法
有些法院判決與一般大眾的期待有落差
#4

司改會為了刷自己的存在感,時不時就會提出諸如「法官十大酸言酸語」之類的議題,不僅內容空洞而且立場偏頗,如果要檢討帶風向的媒體,司改會自己也是該被檢討的其中之一。


#5

感謝您的回應。

確實,單看標題有些聳動。但新聞稿內容看起來頗豐富的,請問您是否可具體指出「內容空洞且立場偏頗」的原因呢?這裡有當時的新聞稿全文與附件,請容我稍作轉貼:

民間司改會自1995年首次發表法庭觀察報告後,20年來法庭審判品質,已有稍微進步。然而,《法官法》實施3年多來,「開庭態度不佳」仍是民眾檢舉最多的類型,也提出最多個案評鑑。對此,司法界始終欠缺深刻反省,給了自己許多藉口,諸如:「這個法官態度不是很好,是因為太認真」、「法官態度雖然有問題,但判決結果沒有問題。」等辯解。突顯「重實體,輕程序」的觀念,仍然充斥在法官心中。

從今年開始,民間司改會將以法庭觀察列為找出的不適任法官,並提起個案評鑑的方法,希望加強監督力道,提升審判品質。今年度民間司改會與桃園律師公會、台中夥伴律師、高雄夥伴律師合作,挑選24位評鑑不良或風評不佳的法官,進行267次法庭觀察,作成「2015年法庭觀察報告」,同時對其中4個法官提出個案評鑑,並選出年度法庭10大「酸言酸語」排行榜。

  1. 法官說:「火車爆胎喔! 」「我最討厭別人跟我裝笑為了,把我當白痴!」
  2. 法官說:「你要好好管管你老婆啊,這就是一個奇某幾的問題啊,你不要讓你老婆越俎代庖啊。」
  3. 法官跟當事人們說:「反正你們不和解,我庭就一直開但不會有進度喇!」
  4. 法官跟被告說:「你也一樣,不要在那邊……我等等再來罵你」
  5. 法官不耐煩斥責被告說:「你從現在開始閉上你的嘴巴!」
  6. 法官(女)跟被告說:「你是個男人就要敢做敢認!」
  7. 法官說:「大家在法庭上都打滾那麼久了,我們就問重點,那些不重要的就不要亂問!」
  8. 法官說:「我說的都是大白話文了。」當事人說:「可是…」法官大聲說:「沒有可是!」」
  9. 法官對二造律師大吼:「你們這樣反覆,我當然會很不開心!」
  10. 法官跟被告說:「信你才有鬼啦!」

今年度觀察名單中的24位法官,大部份有下列共同的三種態樣:

  1. 欠缺情緒管控能力,無法維持公正形象:
例如:法官對二造律師大吼:「你們這樣反覆,我當然會很不開心!」或是跟被告說:「信你才有鬼啦!」。
  1. 濫用訴訟指揮權,迫誘認罪、撤回與和解:
例如:法官跟當事人們說:「反正你們不和解,我庭就一直開但不會有進度喇!」、「你如果堅持不認罪,想要多開幾庭,等於浪費司法資源,我會認為犯後態度不佳,量刑上就無法對你寬待!」
  1. 偏見預斷有罪推定,不讓當事人陳述:
例如:法官(女)跟被告說:「你是個男人就要敢做敢認!」、法官說:「有沒有你心知肚明拉在那邊亂講!」

「法官於審理案件時,應確實堅守內在獨立公正。不僅實質上可令人信其公正,外觀上亦不得令人質疑其公正性。」這是掌管法官、檢察官懲戒權的司法院職務法庭,在101年度懲字第2號判決揭示的判準。2015年從24位觀察名單選出4位法官請求個案評鑑,理由在於他們發生前述樣態的頻率、情節與程度,明顯欠缺法官於審判時所應具有理性、客觀性、中立性之基本要求,若未能妥適監督,將致人民所信賴法院職司審判中立、公正之形象受到嚴重破壞。

以法庭觀察請求個案評鑑,可以增加監督法官的力道。司改會將會繼續舉行法庭觀察,歡迎各地方律師公會與民眾共同參與合作。最後,提出三點訴求:

呼籲法官、檢察官評鑑委員會,應主動通案抽查受評鑑之法官、檢察官,積極監督不適任者。
呼籲司法院與法務部應依《法官法》規定,進行全面評核,奬優汰劣。
現行《法官法》規範過苛,呼籲司法院與法務部,應正視個案評鑑成效不彰之事實,不要阻擋「民間版」強化監督功能的《法官法》修正草案,讓修正草案得以順利在本會期通過修法。

以上為我剛剛查到的活動內容,歡迎具體指出您看見的問題。若您是看見媒體報導,發現內容有誤,也歡迎貼上來,一起來看看有沒有哪個環節造成您看見的問題喔。

感謝您對討論做出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