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官的釋字總是在各自的意見書才侃侃而談


#1

每次看釋字常常搞不清楚大法官的真實意思到底是什麼,寫得很簡短,戰場都拉到意見書裡面,可是意見書卻是沒有實質拘束力,像是釋字732,補充說明應該是例外,可是現在卻是例外才是原則,為什麼不在釋字文裡面寫清楚就好了呢?


法律文字不夠淺白,一般民眾難以理解
法律文字不夠淺白,一般民眾難以理解
法律文書應盡量使用清楚易懂的格式與書寫方式
#2

感謝您的留言!

事實上,大法官意見書的問題與許多判決很類似,許多文字其實可以更白話、更易被理解,但卻在層層的格式包覆下,反而讓人一頭霧水。

請問我是否可彙整問題為:「法律文書應盡量使用清楚易懂的格式與書寫方式」呢?

感謝您對討論做出的貢獻!


#3

也不是白不白話的問題,
我反而覺得意見書寫得很明白,
甚至是大法官的個人意見,
可是在真正的解釋文裡,
那個結論意見整合,好像根本沒有整合,
可是真正讓我們依據的不就是解釋文本身嗎?
現況,反而讓我覺得,意見書是獨門暗器。


#4

感謝您的留言!

我當初彙整問題時有稍微想過這個問題應該怎麼撰寫。我想,你提到的應該是關於「格式」方面的問題;但同時,在內文上,其實也有不少問題。這些文字對一般人來說太艱澀了。

在彙整問題上,我想往大的方向彙整會比較好,這樣除了小問題以外,許多人的困擾也能包裝進來,也能爭取更多網友的支持。

因此,我把問題彙整為「法律文書應盡量使用清楚易懂的格式與書寫方式」,這個法律文書包含大法官的釋憲,您提到的問題在「應盡量使用清楚易懂的格式」上面。

不知道這樣的說明您覺得如何呢?是否符合您的想像呢?


#6

法律文書應該清楚易懂是一個重點,但是大法官釋憲的重點我另外提。
大法官釋憲通常是針對案件審判中,適用法條是否違憲的部分進行解釋,而解釋包括了釋憲文及個別大法官的意見書。通常我們在引用釋憲文的時候也會同時參考大法官意見書,然而有些大法官意見書卻會抱持與釋憲文完全相反的意見,而這樣的意見也會收錄在釋憲文內作為補充意見。
以美河市案為例,大法官釋字732號解釋,說明大眾運輸捷運法部分違憲,其中共包含有協同意見書及不同意見書,即使如此,往後適用範圍也應該僅止於釋憲本文,而意見書僅能作為補充說明,並不能視之為釋憲文本,此應為大法官釋憲之宗旨所在。
另外說明,該案大法官蘇永欽於做出732號解釋後,又跳出來跟媒體胡說八道,實不適合做為一名擁有司法獨立精神的大法官,深感遺憾。
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92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