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誤判造成當事人二度傷害


#1

對司法來說,作出妥當正確的判斷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但是這件事就像遙不可及的夢想。部分案件當事人會覺得法官的裁判、檢察官的起訴或不起訴等等弄錯了事實、誤用了法條,遇到事情要上法庭已經夠倒楣了,還遇到誤判更是造成當事人二度傷害。

例如東海之狼性侵案,紀富仁被警方懷疑涉案,就被踩下體逼著自白,又被逼著下跪跟被害人求婚,檢方並將他起訴求處死刑。後來在紀富仁被羈押的期間,又有一件性侵案發生,DNA鑑定的結果和東海之狼性侵案嫌犯的DNA一致,才發現搞錯人了,真犯人是一位海巡士官長。


司法人員過勞問題
#2

如何認定誤判!?這應該是整個司法程序應更加嚴謹的問題,且各個學派見解各異,採不同見解自然有不同結果,誤判概念似乎難以適用,或許將證據能力的判斷標準更嚴格化會較有實益。


#4

感謝您參與討論。

我想請問一下,您提到的這段話:

是不是可以多說一點?比如目前有哪些學派,這些學派見解如何?在誤判的認定上又有什麼出入呢?

如果可以以舉例的方式具體想法,也能幫助大家了解這個議題,並聚焦討論。

感謝您對討論做出的貢獻!


部分鑑識人員職業素養不足,間接造成誤判或冤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