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改革與死刑廢除,以及一些其他問題


#1

全民司法改革運動是一個很好的運動,我個人也相當贊成,
不過在這裡有幾個問題:

  1. 曾經有人主張,“司法改革都要靠法界菁英”,
    即使民間司改,主導者也大多數都是律師而非民眾,
    那麼,以律師這群菁英為中心的改革,要怎樣落實與民眾之間的溝通呢?

  2. 承上,目前參與民間司改的大部分人士都是主張廢除死刑的,
    但是如各位所知,台灣有85%的民意是反對廢死,
    當民間的要求與司改人士的要求不一致時,應該要以哪邊為準?

我個人認為台灣的司改有一個大問題,那就是普遍無視於民眾的聲音,
因此,就算全民參與司改,最後出來的結果真的就是民眾的呼聲嗎?

我對此深表懷疑.


#2

感謝 @11122 您的留言,在此針對您提到的兩個問題做具體回應。

曾經有人主張,“司法改革都要靠法界菁英”,
即使民間司改,主導者也大多數都是律師而非民眾,
那麼,以律師這群菁英為中心的改革,要怎樣落實與民眾之間的溝通呢?

一般法律人為主的改革有個很大的問題-他們多是在「解決方案」上面打轉,但究竟這些方案能解決哪些問題?有什麼滯礙難行之處?現在制度缺失在哪裡?其實都沒有完整的論述,也沒有連結到具體的、讓民眾趕到困擾的問題。

因此,我們在規劃這次司改會所舉辦的「全民司改運動」的時候,就希望能透過了解民眾與法律人的問題與困境,分析這些困境背後的成因與因素,之後再來談談與之相關的解決方案。這個方式雖然把問題分析的階段劃分的更細,但由於瞄準的面相不同,我們可以有時間具體的做出許多分析報告。目前分析報告放在這個區域,歡迎參考。我們已經盡力描述的讓一般人理解,若是您有看不懂的地方,歡迎告訴我們,我們會盡力修改,感謝!

目前參與民間司改的大部分人士都是主張廢除死刑的,
但是如各位所知,台灣有85%的民意是反對廢死,
當民間的要求與司改人士的要求不一致時,應該要以哪邊為準?

這個問題很有意思,不過其實細究下來就會發現,「廢除死刑與否」其實只是解法,更重要的是:你看到的問題是什麼呢?

一個人產生想法,是先看到「事實」,再產生「感受」,最後才會思考出「想法」。但很可惜的是,許多人在網路上留言,不會描述自己看到的事實、產生的感受,直接就拋出一個又一個的想法。在司法問題上也是一樣,無論廢除死刑與否,兩個方式都有各自看到的事實,以及產生的想法。如果我們可以先從這些事實開始釐清,或許我們也能理解不同想法、解法的差異,以及各自的限制。

這又回到我們規劃的方式,我們希望從問題開始釐清,其實就是希望先從具體的事實開始抓出來,一步一步推導到不同的解方上面,幫助大家了解。

就以「反對廢除死刑」的想法好了,就這種想法中,也許這個朋友看到的是「台灣監獄根本沒有用,關出來只會繼續再犯,還不如死刑比較好」,那麼我們就可以把這個想法歸納到「受刑人出獄後謀生困難,再犯率高」這個問題;如果他看到的是希望透過這個方式降低犯罪率,那麼也許看到的是台灣犯罪越來越嚴重的問題,那麼我們可以把這個當做具體的司法問題加以分析,甚至提出不一樣的解法。

每種解法我們都會列出來,並且羅列優缺點,未來如果大家有需要使用,也都能引用。我們期待藉著這個過程,能讓更多人一起來看見台灣的問題,並一起思考解方。有時候,或許諸如社會安全網的建構等等方向,比法律條文的修正,還更能解決問題呢!

希望這樣的說明能解答您的疑惑。若還有問題,也歡迎提出喔!


#3

那麼我們就從"反對廢除死刑"的想法開始談起好了?
我個人看到的是,台灣並沒有真正的終身監禁刑罰;
以目前的情況來說,社會大眾可以接受用終身監禁來代替死刑,
但是對於殺人可以假釋的情況卻相當反感.
我想知道對於這些重大危險的罪犯,有什麼辦法可以將他們和社會隔離?


#4

又,我個人看到的現象是,有人砍了女孩子一百刀,還有教誨師要替他漂白,
說這人"有教化可能",
這樣合理嗎? 符合社會公平正義嗎?
有人說,執行死刑並不會減少社會的犯罪,
但我必須說,至少它"確實地"減掉了一個犯人,讓他永世被隔離不致於再犯罪.
在沒有真正無期徒刑的情況下,難道不該用這種方式去隔離嗎?
還是說砍人一百刀,也應該給予"回歸社會的機會"?


#5

若是監獄可以良好運作,那麼離開監獄後,這個更生人的犯罪率應該跟其他一般民眾相同。但您卻期待重大危險的罪犯應該隔離於社會,或許是因為您對監獄的運作沒有信心。

這邊可能想確認一下,除了獄政制度的問題以外,您個人還有擔心什麼嗎?

又,在獄政制度方面,您看到了哪些問題,可以多說一點嗎?感謝您一起參與討論!


#6

事實上,根據美國的調查,死刑犯被假釋之後,再犯各種刑案的機率是21%,再殺人率是3%.
(這是陳文珊引用的資料喔)

由以上數字可知,我認為"教化"對這些重大危險刑犯是不適用的,
可是台灣卻很喜歡拿"教化"替這些人開脫,
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即使監獄可以良好運作,也不保證這些人的危險性就會消失,
把這兩點混為一談,其實是一種混淆視聽的說法.

我不認為獄政制度改善,就可以消弭這種危險性,
置社會大眾於3%的被殺害風險與21%的再犯各種刑案風險中,本身就是不應該的.


#7

其實我也認為這些死刑犯就是不該再放出來
但有些少部分死刑犯等等重犯卻是因長期受暴父親性侵或是受到家人的長期折磨等
在壓力之下殺死直系造成的重判
對他們來說是有些不合理拉


#8

@11122 您好,感謝您提出的看法。

就以我目前的看法是這樣。一個人犯罪後,所進行的處置,應該要讓他在未來的日子犯罪的機率與一般人一樣高。目前最常見的處置是關在監獄,以監獄為例,不可能所有的罪犯關進去以後,就不會再放出來,總是有人要放出來。這個功能您可能稱為「教化」,但事實上有更專業的說法:「復歸」,也就是幫助這個人回歸社會的過程。

因此,在這邊,監獄的功能我想應該就是讓更生人的再犯率與一般人無異。而您提出的數據,其實也不代表美國的監獄就是我們理想中的監獄(事實上,美國的刑事政策有許多不當之處,在此或許可掠過不提)。

因此,目前我們才會認為獄政制度的不當,是您所提出「現象」背後的「問題」。畢竟,這邊我們是希望釐清成因,而您提到的「假釋後犯罪機率更高」應該是「問題」,也是我們在「受刑人出獄後謀生困難,再犯率高」這個問題所涵蓋的範圍。而您提到的「是否可以永久隔離某些犯人」,事實上也是問題的「解方」,並非我們在這個階段想要討論的問題。

另外也要稍微指出一點錯誤,目前死刑犯應該是不會被假釋的喔!

最後,想請問您,這樣的解釋您是否覺得ok呢?感謝您對討論做出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