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民眾不熟悉司法運作實務,對司法的運作方式產生誤解。


#1

一般大眾在過往的學校教育中並未了解司法如何運作,因此在看到許多判決、法院裁判或相關新聞的時候,無法理解為何司法會做出這樣的決定。這樣的問題,跟我國法學教育、一般民眾對司法認知有很大的關係。

原問題討論串於此


為什麼一般民眾常問:「檢察官也是法官嗎?」
引進陪審團制度
應該要改革一般民眾的法律觀念
法學教育不足
司法改革重點之一,促使立委盡速修法
學校教育應該加強基本法律知識的學習
法學教育不足
一般人對法律制度太陌生
#2

這裡的討論提到了大法官、法官、檢察官、律師、以及犯人、媒體的問題,卻很少提到民眾的問題。

此次鄭捷事件可以看到,民眾對媒體的報導不加思索就接受,恐怕也是台灣司法的問題。

我想表達的是台灣的司法改革,不止是改革不合時宜的法條、順從民意的判決,也應該要改革一般民眾的道德觀念。


#3

我認為把法律納入基本國民教育最實在。

美國玩陪審團制,雖然常被嘲諷是馬戲團,但他們的法學教育是從小學就開始了!
我國到現在要學法律卻是要自己掏錢去學校念書,或者去補習班唸書買教學光碟才學的到。這不是一件很離譜的事嗎?

一個離不開每個人的法律,一個影響人生的法律,竟然是要花錢才能學習。
然後許多不懂法律的老百姓,就算看到合乎法律程序的判決,也會自己評斷成違法與不公。

不懂法律的民眾不少,陪審制真的能妥善運作嗎?

我去法院旁聽最常看到的都是沒人,法院都公開審理依然沒人想去旁聽,那改陪審制有什麼意義與用處可言?
我去旁聽還遇過庭務員問我是不是等開庭的…就是冷清到這種程度。
反而是證劵公司的電視牆坐滿一堆人,天天看著數字上下變化…

所以真要改陪審制,請把法律納入國民教育,不然絕對鬧笑話。
覺得老百姓還是要不懂法律才好操縱,那也請學習卷證並送的德國司法體制去改良,而不是把美國的陪審團制當解藥或萬靈丹。


#4

對於法學教育不夠普及的部分,我想強調的部分是民眾對「無罪推定」、「罪疑唯輕」、「罪刑法定」、「審級救濟」…等制度的目的及必要性的理解不足,而不只是對司法實務運作的不理解。

「一般民眾不熟悉司法運作實務,對司法的運作方式產生誤解」,就字面上意思來看,我認為比較像是「程序」面上的問題,跟我想討論的部分似乎不大相同。畢竟,在對這些攸關人權保障的上位概念不理解的情況下,去談論個別的條文文字或是程序運作,似乎都無法滿足部分民眾對司法的期待。


民眾不熟悉司法運作,產生誤解
#5

感謝您的回應。

目前台灣法院公開審理沒人聽,很可能的原因是因為台灣的法庭運作靠大量的文書,若手上沒有卷宗,開庭旁聽真的很容易不知道法庭上討論的到底是什麼。因此,如果有辦法讓一般民眾能更容易進入案情狀況,聽懂法院討論的內容,或許也能一定程度改善您提到的「無人參與旁聽」的問題。

感謝您對討論做出的貢獻!


#6

為什麼一般民眾常問:「檢察官也是法官嗎?」

最大的癥結點,應該在「法官」這個職稱,無法彰顯該職位的職權職務,導致民眾無法理解「法官」就是職司「審判」的公務員,而誤以為同樣要「適用法律」的「檢察官」也是「法官」的一種。如果法官改稱「審判官」,一望即知其職權職務,實有助於民眾理解,更可避免誤會「檢察官也是法官」。

拿掉「檢察署」前面所冠的「法院」,無法根本解決民眾誤解「檢察官=法官」。將法官正名為「審判官」,法院正名為「審判院」,檢察署正名為「檢察院」,自然不能再冠名「審判院」。名稱爭議也就水到渠成地解決了。

更改法官為審判官,能幫助無法律背景的民眾,清楚區分法官、檢察官的職責,就是一項非常具有指標意義的改革了!